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溪渊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日志

 
 

【转载】北美崔哥:支持梁警官,莫作义和团!   

2016-02-24 03:0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美崔哥:支持梁警官,莫作义和团! - 北美崔哥 - 北美崔哥网易博客

 

梁警官有罪判决一传出,激怒了五湖四海的华人。全世界从来没有见过华人群体如此愤怒过,如此团结过。这要感谢微信,微信让五百万华人在美国的眼皮底下,吹响了大游行的集结号。时间,本周六20号中午十二点,从纽约到旧金山,从佛罗里达到西雅图,成千上万考过托福的人将高举拳头,用各种方言口味的英语开始呐喊 -----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 


 北美崔哥:支持梁警官,莫作义和团! - 北美崔哥 - 北美崔哥网易博客

可是,不知为何,我突然打了个冷战:咱不会成了义和团吧?我把头从车里伸到纽约大风雪中,让自己的头降降温。

  

国内同胞如果不了解案情,我用一分钟给您说说:一个刚毕业的实习警官梁彼得,华裔,和白人搭档巡逻一栋没灯昏暗的楼房。在楼梯上听到响动,梁警官手里的枪走火,子弹打到墙上,反弹,打死了一个无辜的下楼梯的黑人青年格里。梁警官遭到起诉,上周11日,他被12人陪审图判定二级误杀,面临15年刑期。大概就是这样。

 北美崔哥:支持梁警官,莫作义和团! - 北美崔哥 - 北美崔哥网易博客

          

美国其实不常见大革命似的游行,到是常见一个人扛着国旗在过街桥上伫立,反倒显得悲壮和肃穆。我于是也让朋友印了牌子,借着我在纽约演出的当口,扛着牌子,来到纽约中央火车站,一个人伫立在寒冷的雨雪中。虽然没什么人搭理我,但我耳边仿佛听见了国际歌,有一种走向刑场的感觉。就在这时,纽约ICN电视台记者闻讯赶来,第一时间采访了我。

 

记者:崔哥,您觉得全美华人大游行能推翻梁警官的判决吗?

 

崔哥:不可能。它只能达到几个目的:1. 让美国人看看,喝,来美国的中国人比去年又多了;2. 华人平时爱窝里斗,一旦到了“最后的时候”就能突然团结如一人,然后发出最后的吼声。3.今后闹革命要全靠微信了,一个人发个语音就能来好几千人,太可怕了。

 

一游行就推翻判决,可能吗?那样谁还相信美国司法是独立的?如果十万人给白宫一签名,总统就得干涉判决,那岂不是在美国也可以“有事儿找领导,有困难找组织,谁欺负我我告你妈去”吗?

 

12人组成的陪审团在美国就是“群众的呼声”,据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陪审团比天大,美国很少有推翻 jury verdict (陪审团判决)的先例。

 

记者:那,崔哥,我们究竟干什么才能帮上梁警官呢?

 

崔哥:最靠谱的是,花大钱雇个好的律师,一定要有上诉经验的,高调petition (动议)上诉,在上诉中如果能证明证人做伪证,检察官误导陪审团等细节,就能让最高法院裁决重审此案。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结果。与此同时,为了做最坏的打算,号召华人给梁案的主审法官写信,争取从轻量刑。

 

记者:崔哥听说您在美国学过法律是吗?

 

崔哥:是的,在西雅图法学院,不过没考执照开业,学的也不精,只是比正常人略懂一些罢了,我对此案的细节了解,得力于纽约华人大律师孙澜涛,他是一个非常严谨非常热心仗义的律师。我希望从这件事中我们所有华人能得到一些教训,不至于再成为第二个梁警官。

 


北美崔哥:支持梁警官,莫作义和团! - 北美崔哥 - 北美崔哥网易博客

 

纽约著名大律师孙澜涛 sun@rlrzf.com

 

记者:可是,您觉得应该汲取什么教训呢?

 

崔哥:教训一,你要是没有100%的把握赢,没有一个情商高的律师能在陪审团前煽情,最好别选 jury trial (12人陪审团审判),这样一旦你输了,会输的很惨。美国人大都选择 Plea Bargain (讨价认罪,从轻发落)。

 

教训二,一旦失去陪审团的信任,你就失去一切。梁警官的律师错误地让梁咬定是手枪“意外走火”,可他根本无法证明“意外”二字。法庭上每个陪审员都握着梁警官的枪扣动扳机,体验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发射子弹,事实证明不用力扣动,枪是不会走火的。这一点让陪审团对梁警官丧失信任,认为他在lie (撒谎). 这是致命的律师错误。

 

本来梁警官可以说他是在黑暗中确实感到危险,主观决定开枪的,这样即使是他误判,也不会被认为是撒谎,事实上很多白人警察就是用这种辩护让自己误杀黑人甚至勒死黑人得到理解的,因为警察在执行公务,任何抵抗都准许警察使用武力。

 

教训三,梁警官作为一个华裔,缺少美国社会的 common sense (生活常识), 比如,看到自己打死了人,要是美国警察就会声嘶力竭出胸顿足地大呼“Oh my God, I killed him. (上帝呀,我杀了他!)然后立刻拨打911,立刻扑上去做CPR急救,可是,我们的梁警官没有这么做,他先去满地找子弹,然后和同伴辩论谁该向上级汇报,接着又说自己可能被解雇,眼睁睁看着快死去的黑人格力倒在那里流血,看着他女友扑在他身上急救,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

 

这些法庭公开的facts(事实)在中国人眼里会认为梁警官这孩子不懂事,没情商,木呆呆,没有common sense (生活常识),可是到了法庭上,在12人组成的陪审团眼里,得出的结论则是梁警官漠视生命,只顾自己,说话不实,不值得丝毫的同情。这种不值得同情的结局就是陪审团集体裁定---- 梁警官有罪,而且全部罪名成立。

 

记者:那,崔哥,我们游行喊什么口号呢?美国法院难道没错吗?

 

崔哥:美国司法体系肯定有错,错的地方在于,检查官不应该起诉梁警官二级误杀,二级误杀的定义是criminally negligent (带有犯罪动机的疏忽),梁警官身穿警服巡逻楼层是在维护治安,他怎么可能有犯罪动机地握着枪进入楼层呢?这是非常混账的毫无逻辑的指控。

 

我觉得游行口号应该是 Accident is NOT manslaughter ! (是事故,不是误杀!)

 

记者:您觉得梁彼得的判决,是不是说明美国司法拿华人作了替罪羊?

 

崔哥:是的。由于美国警察文化有着tragger happy (随意开枪) 和 shoot to kill (开枪必杀)的传统,导致大批黑人和西班牙裔人被误杀,使民怨沸腾,到了银瓶乍破水浆迸的地步,这时梁彼得枪击案成了民怨决堤的口子,陪审团的一致有罪的判决是在反应人民对美国警察和社会的强烈不满。

 

另外,美国让12个门外汉裁决一个人的命运,导致十个陪审团会有十个不同的裁决,这本身意味着美国法律的漏洞和不完善。说明美国民主还有待革新,革命还远远没有到头。

 

记者:那,崔哥,这周六您会参加西雅图大游行吗?

 

崔哥:我会的,不过不是在西雅图,而是在旧金山。

 

既然我在美国28年了,就好为人师地多说两句,在美国游行一定要申请许可证。游行可以在纳税人供奉的政府大楼前,人行道和公园里,但是不要拉人墙,不要堵塞交通,不要骂人,不要人身攻击,不要煽动暴力和武力。

 

如果您遇到警察执法,一定要zero resistance (零度反抗),否则警察有权利喷辣椒水,电击,或者开枪。 到时你会突然感悟----- 原来美国警察这么野蛮,和国内的警察叔叔比起来差远了。


北美崔哥:支持梁警官,莫作义和团! - 北美崔哥 - 北美崔哥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