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溪渊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日志

 
 

读书笔记:文革时期的爱情故事  

2009-11-20 21:17:4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

  1996年,我买了一本梁晓声的《九五随想录》,我很愿意读这本书,梁晓声在此书里一共讲了61个问题,把当时的一些社会现象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对于不良的现象进行了批判。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又是相当有水平的作家。

  书里讲了一个“文革”时期的爱情悲剧故事,当时感动的我痛哭流涕,替人家惋惜啊!现在读起来这个故事也还是感到很动人的,因为在当今的这样一个年代,可能再也看不到像书里写那样没有任何利益欲念的纯洁的爱情了!

  当年我读第一个版本的《廊桥遗》这本书时(3.60/本),也是替人家遗憾两个人没能走到一起去,但我心理也很清楚,他们毕竟是一对野鸳鸯,只是书写的很够水准,也是让我感动不已,泪水连连。《廊桥遗》这本书畅销一时是因为这个爱情故事,迎合了当代人的既要固守传统的家庭观念,又迎合了一些人不甘于墨守陈规的矛盾的心理,所以便有了这样的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廊桥遗》的电影我没看,因为很少有,拍摄的电影胜过书的内容!只有七十年代电影《难忘的战斗》拍的比书写的好!

========================================================================

文革前一年,一个农村少女,暗恋上了县剧团的一名男演员。一次看他演出,在他卸妆后偷走了他的戏靴,当然引起了非议。也是使他非常恼火,她父母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她说她爱上他了。今后非他不嫁。而她才十六岁。以后县剧团再到附近演戏,她父亲便捆上她的手脚,将她锁在仓房,她磨断了绳子,撬断了窗柃,又光着脚板跑了十几里路去看他演戏。她感动了她的一位婶婶。婶有一次领着她去见他,央求他给她一张照片。他没照片给她,给了她一张手笔画的海报。签上了他的名字。海报上似他非他的一个穿着戏装的男人。他二十六七岁。是剧团的台柱子。在他眼里,她不过是情感有点偏执的小女孩儿。

后来,就“文革”来了,他被游斗了。一次游斗到她那个村子,她发疯似的要救他,冲入人群,与游斗者们撕打,咬伤了他们许多人的手。她没有救成他,反而加重了他的罪,使他从此关进了牛棚。一天夜里,她偷偷的跑到县里去看他。没见到。看守的一个“造反派”头头当然不许他们见面。但是调戏她说,如果她肯把她的身子给她一次,他将想办法早点儿“解放”她所爱的人。她当夜给了。不久她又去县里探望她爱的人,又没见到。为所爱的人,又将自己的身子给了“造反派”一次。而这一切,她爱的人一无所知。东窗事发。“丑闻”四播。她的父母比她还没脸见人,于是将她跨省嫁到安徽某农村。丈夫是个白痴。

十余年转眼过去。“文革”后,她所爱的人,成了县剧团的团长。一次又率团到那个村演出,村中有人将她的遭遇告诉了他。他闻言震惊,追问她的下落。然而她的父母已死,婶婶也死。村子人只知道她嫁远到安徽,嫁给一个白痴了。他当时正要结婚,于是解除了婚约,剧团团长也不当了,十余次下安徽,足迹遍步全省安徽农村终于在同情者的帮助下,寻访到她的下落。他亲自开着吉普车前去找她。要带她走,要给她后半生的幸福。而她得到妇联方面的预先通知,从家中躲出去了。不肯见他。他只见到了她的傻丈夫。一个又老又傻的男人,和一对傻儿子,双包胎。三个傻子靠她一个女人养活。家里穷得可以想象。他还看见一样东西----他当年签了名送给她的那张海报,用塑料薄膜罩在自制的粗陋的像框里。挂在倾斜的土墙上。她一定希望有一个她认为能配得上那张海报的像框。却分明是买不起。

他怅然的离开了她的家。半路上他的车陷在一个水坑里,正巧有个农妇背着柴从山上下来,他请她帮帮忙。那憔悴有黑瘦的农妇,便默默的用自己的柴垫他的车轮。那农妇就便是当年爱他的少女。他当然是万万想不到也认不出她来的。而她却知道眼前正是自己永爱不泯的男人。但是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当时又能说什么呢?看着他的车轮碾着她的柴转出水坑,她只不过重新背起罢了。他是那么的过意不去,给了她一百元钱做为酬谢。那一百元钱当然是她的生活所非常需要的。但她竟没有接。她默默的对他鞠了一躬,背着柴捆,压得腰弯下去,一步一步盘跚地走了......

他们之间这一段相见的情景,是记者分别采访了他们双方才使人知道的。

当地妇联有意成全他们。表示要为她代办一切离婚事宜。

她说:“我的那两个傻儿子怎么办?他们虽然傻,但还没傻到不认我这个娘地步。我抛弃他们,他们一定终生悲伤的。”

他给她写信,表示愿意为她的两个儿子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她没给他回信。通过当地妇联转告他----他才五十来岁,重新组建一个幸福家庭还来得及。娶一个象她这样的女人,对于他已不可能有爱可享。再被两个并非他的血脉的傻儿子拖累,他的后半生也将是苦不堪言。这对他太不公平了。他不忘她知足了......

他便无奈了。

不久,他因悲郁而患了癌症。希望自己死后埋在她家对面的山坡上。希望单位能破例保留他的抚血金并转在她的名下......

=========================================================================

朱时茂请梁晓声去他那里打算把这个真实的故事改编成电影剧本,故事内容打动了他们两人,后来电影局的有关同志转告一个意见-----太悲伤了,涉及“文革",不要搞了。梁晓声说:于是,我们做罢。我早已变得颇听“政府”的话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